当主人被隔离:拿什么来保护宠物?

当主人被隔离:拿什么来保护宠物?

侯雪琪
侯雪琪
11.18

“它们是我的家人”。

11月10日深夜,周青青在隔离酒店的床上迷迷糊糊醒来,看到虚弱的“十五”正趴在自己手边。

十五是她养的一只英国短毛猫,两岁零两个月大,此刻正和同胞兄弟“八月”一起,随主人在四川成都的一家酒店隔离。11月4日,周青青被认定为成都此轮新冠确诊病例的密接,她带着两只猫住进了这里,没成想却触发了十五的应激反应——它开始不吃不喝,时刻高度警戒,接着发烧、失去力气、全身脱水。

而为了救十五,周青青绞尽脑汁,已经向外界持续求助了七天,仍没等到真的转机。七天下来,她筋疲力尽。

十五越来越不对劲。周青青叫它的名字,不理;伸手摸了摸它,没动;再推它,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急了,连忙把手放在十五的肉垫和身体上,发觉它有些冰凉,身体也伴随着轻微的抽动,“有点半僵硬的那种”。周青青告诉液态青年,自己当时“真的被吓狠了”。

她因此懊悔不已,“当时确实没考虑那么多,我觉得把它们带在身边至少要好一点,另外我也有顾虑,怕会不会有人到我家里消杀什么的。”

图源:视觉中国
图源:视觉中国

隔离

被要求隔离的通知是在凌晨抵达的。

11月4日凌晨三点多,周青青被一通电话惊醒,来电的是防疫部门。电话那头的声音急切而简短:马上收拾东西,去酒店集中隔离14天。她这才得知,自己被认定为一位成都新冠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原因是几天前曾和该病例在同一家餐厅用过餐。

“我都懵了”,周青青记得,当时自己慌慌张张,也很害怕。但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家中两只英短小猫该怎么安置——送去外面或是朋友家寄养?大半夜的,一时无人可托。留在家中?不久前,她才在新闻里看到过有外地确诊病例家中的猫被防疫人员消杀时“处理”。

她不放心把猫留在家里,害怕离家后猫咪受到伤害。

周青青决定带着猫一起去酒店隔离,接她的防疫工作人员没有反对。只有几十分钟时间收拾,她给自己带了换洗的睡衣和洗漱用品,其他都是猫的东西——两袋猫砂、一袋猫粮、猫砂盆、猫碗和猫们最常枕着睡觉的小毯子。

因为出生在两年前的中秋节,她的两只猫一只取名八月,一只取名十五,是同胞兄弟俩。27岁的周青青从小喜欢猫,小时候在奶奶家养过一只,活到十几岁自然离世。八月和十五是她成年后第一次自己养的宠物,在她看来,“它们是我的家人”。

时间匆忙,顾不上对猫多做安抚,也没来得及给它们用舒缓情绪的药物,一人两猫便出发了。周青青记得,刚上车,两只猫就显得很紧张,“一直在叫,感觉被吓得很严重”。隔离点在武侯区的一家快捷酒店,入住后,猫咪们缩在角落里暗自观察,久久不愿意出来。

周青青很快意识到,隔离点的环境对猫来说并不友好——房间的门每天会被敲数次,从早八点到晚八点,有时候是测体温或验核酸,有时候是送饭或收垃圾,动静非常大,伴随着消毒水的气味。十五胆子小,平常就对家中敲门的快递、外卖员避之不及。这次隔离,只要有人来,它就会害怕地蜷缩在窗帘后面,等人走后钻出来,敲门声往往又会响起,它就马上又钻回到窗帘下或被子里。

八月还好,性格比较活泼,进入隔离点第二天就开始闻闻嗅嗅,主动吃东西了。十五则从进屋开始就表现出严重的应激反应——不吃不喝不拉,也不怎么敢睡觉,有时难受得会叫出声,有时原地转圈圈,站也站不稳。

到第三天,周青青摸着它的耳朵,发现它发烧了。

应激反应中的十五。图源:受访者
应激反应中的十五。图源:受访者

“一旦超过三天以上不吃不喝,就会有很多并发症,你不知道它哪个脏器会受损。在这边又没办法检查,也就没办法对症下药”,自从养猫以来,周青青一直学习科学养猫的知识,对猫应激反应造成的后果早有耳闻,她担心时间长了会对猫的生命造成危险,迫切希望找宠物医生来看看。

周青青开始四处求助——先是打电话,“从12345到社区,到街道、疾控,然后到防疫办,酒店医疗组,都打了个遍”,得到的回复都是目前没有隔离宠物就医相关政策。她感到崩溃,在电话里边哭边央求。疫情当头,工作人员们表示爱莫能助,只是劝她多安抚猫咪。周青青当然知道这无济于事,“他们可能对兽医这方面不了解。”

隔离期间,周青青每天都需要做咽拭子和鼻拭子核酸检测,隔离以来的核酸结果次次“全阴”。她找隔离点的医护人员反复问,请求将小猫接出去就医,得到的答复明确而坚决:“肯定不能出去”。周青青意识到,在隔离点里,能被运出去的东西只有“医疗垃圾”。猫的身体只能和她捆绑在一起,她什么时候出去,猫才能跟着解除隔离。

“我可以接受比如说它老了之后走了,或是有什么大病我已经尽全力也无法救治,但是我就接受不了它是因为我到这来隔离,我却不能挽救它的生命。”

“一起想办法救猫猫”

隔离第四天,周青青联系到一个成都本地做动物救助的互助微信群。群友们得知她的情况后,七嘴八舌地出主意,有人建议她给猫喂零食和罐头,有人建议她买一些舒缓应激情绪的药,有人建议她给猫咪先消炎处理退烧,有群友将自家囤的处方罐头转给她,还特地寄给她一个宠物电热毯。

李晓是这个动物救助群的群主。作为一个养狗十几年的宠物主,她也长期在动物救助中心做义工,自称“动保人”。了解到周青青当时的紧急情况后,她发动朋友们积极参与,“大家一起想办法救猫猫”。

2021年6月1日,俄罗斯推出了一款名为Carnivac-Cov的动物疫苗。图源:视觉中国
2021年6月1日,俄罗斯推出了一款名为Carnivac-Cov的动物疫苗。图源:视觉中国

那几天,周青青手忙脚乱,花了三千多元购置了各种猫用的食物和药物。每天六次,强行灌药,但大多都被十五吐了出来。后来,十五看到周青青就躲,她有些心酸:“感觉‘母子关系’已经破裂了。但我想,至少还有力气躲,就是好的。”

隔离第七天的晚上,也就是周青青发现十五浑身半僵的那天,她揪心到几乎整夜没睡,天一亮便赶紧打电话求助。她对隔离点和社区的人说,“理论上我的猫只接触过我,就是我的次密(接),七天(隔离期)已经过去了,我要把它们送出去。”工作人员有些为难,回复她说还是送不出去,但这次对方松了口,让她试着请宠物医生上隔离点看看。

这是周青青第一次看到救治的希望。

动物救助群里的朋友们振奋起来,纷纷帮忙联系宠物医生。但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少医生愿意视频看诊,但对进隔离点却顾虑重重,“有人担心(看诊后健康)码会变黄,要隔离;还有很多医生担心回医院后,其他的小动物家长们会怎么想?担心影响之后的工作”。

转机出现在11月11日中午——一位名叫张明的宠物医生接到这则求助后,答应来隔离点看看。张明向液态青年回忆,当时他正在开车,突然接到了一位热心网友的电话,问他能不能进隔离酒店救猫,“其实我也很懵,就问码会不会变黄,去了会不会隔离。对方说你放心都不会,然后我说这两个没问题,就没有问题。”

当天下午,张明带着药品来到隔离点,换上了厚厚的防护服。他记得,有医护人员叮嘱他尽量加快速度,一位护士陪同他进到了周青青的房间。尽管做兽医多年,张明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猫是要抓的,万一把隔离服抓破的话,很麻烦。”

可见面之后,张明发现这只猫已经没有力气反抗抓人了——“很瘦,摸起来整个皮子是蔫的,回弹力很差。脱水比较严重,需要进行补液。”

由于不能抽血取样带出隔离点,张明的治疗过程只局限在查体和输液,且只能隔着护目镜和厚厚的手套操作,“说实话这也是我第一次戴两层手套给猫扎针,触感特别差,只能凭经验去扎。”

在张明看来,长期不吃东西是猫比较正常的应激反应。他告诉液态青年,隔离点这类特殊的陌生环境确实会给家养的胆小猫咪带来严重刺激,“再加上一些好心网友给她(猫主人)出一些主意,每个方法都试一下,吃点这个药,吃点那个药,会产生一些副作用,猫咪的状态相对就会比较萎靡。”

给十五开完药、打完留置针后,张明嘱咐周青青不要再给猫喂此前买的药,并通过视频教周青青给猫换药。周青青听得很仔细,一学就会。两周时间里,因为担心猫,她吃不下也睡不好,“双下巴和小肚子都没有了,应该已经瘦了10斤”。她调侃自己“宛如进了减肥训练营”。

八月和十五。图源:受访者
八月和十五。图源:受访者

但十五的暴瘦更让她心疼。周青青记得,隔离前的十五脸胖胖的,重十一斤有余。隔离点虽然没有秤,但张明来治疗时用手掂了掂,他告诉周青青,估摸着现在是八斤左右了。

“不要停止发声”

周青青在隔离酒店为十五求助的这几天里,李晓和动物救助群的群友们还在为“更多的猫猫狗狗”忙得不可开交。

11月6日,有网友曝出成都郫都区一确诊病例被隔离期间,家中三只猫被防疫人员未检测核酸便直接“捕杀”,进行了安乐死处理。第二天,“成都防疫人员未检测核酸直接捕杀宠物”话题登上了微博热搜。

这样的新闻让李晓“又怕又恨又生气”。这不是她第一次听说家养宠物因防疫而被扑杀的消息了——9月底黑龙江哈尔滨发生疫情时,一名确诊病例在医院隔离期间也曾接到社区通知,得知家中三只猫因核酸阳性需执行安乐死,猫主人在微博求助未果。

当事情发生在自己所在的城市,李晓在网上联系上这位成都猫主人,小心翼翼地安慰她。同时,微博上#我为成都三只猫发声#话题热度不断攀升,李晓也加入其中,呼吁养宠人们给12345、市长热线、疾控中心等打电话,反映“隔离期间宠物的安置问题”。

2020年2月17日,杭州西湖,一只戴着口罩的小狗。当天杭州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68人。图源:视觉中国
2020年2月17日,杭州西湖,一只戴着口罩的小狗。当天杭州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68人。图源:视觉中国

处置方式和结果好一些的先例也是有的——今年年初,上海黄浦区曾允许居民带宠物到宾馆集中隔离,北京大兴曾设置可携带宠物的专门隔离点,广州、武汉等地曾允许防疫人员轮流上门喂养留守动物。作为一个成都人,李晓觉得,成都该向这样的动物友好政策看齐。

她在微博上写,“没有人是局外人,真到被隔离时候,在网上哭诉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李晓告诉液态青年,她们打电话的诉求首先是投诉郫都区处理三只猫的事,其次是咨询当前成都各区的宠物隔离政策,因为大家都“担心自家猫猫狗狗出问题”——“我们会问有没有明确出台文件或规定,如果主人确诊或被隔离,猫猫是不是不管(核酸)阴性或者阳性,都要被处理?他们都回复说,没有这样的文件;我们还问,如果有人上门强制要处理或带走我们的猫狗,我们可以拒绝吗?对方回复说‘可以第一时间拍视频,向第三方反映这个情况’”。

群友们发现,正是因为没有成文的政策,成都各区在“隔离人能不能携宠隔离”这样的问题上还没有统一规定。即使是周青青这种已经携宠隔离的例子也无法代表整个社区的隔离情况——11月17日,液态青年致电周青青所在的成都市武侯区某社区工作人员,咨询携宠隔离的政策,对方回复称,目前“每个隔离点的要求都不一样,得看各个隔离酒店(的规定)”。

惶恐不安的情绪一直在各个养宠群里蔓延。李晓说,大家最焦虑的就是如果自己有一天被隔离了,家中的猫猫狗狗离了主人,很难预判会遭遇什么。而群里虽然有周青青这种携宠隔离的例子,也有群友在隔离前将宠物寄养的例子,但衍生出的问题非常多,具体处理机制也一直缺席。有群友推断、总结:实际中有可沟通的余地,就看对接的是不是亲宠人士了。

但对养宠人来说,要不到确切答复就吃不到定心丸,他们便始终没有安全感。

李晓担负起了汇总咨询内容的任务。她的微博粉丝不多,一千多人,但最近和动物保护相关的微博互动性都很强——评论区里,素不相识的网友们会同步自己当天电话咨询得到的官方回应。李晓说,最近她每天都要花上一两小时和网友沟通,整理最新获知的进展情况。

几天下来,群友中有人明确收到过双流区允许携宠隔离的答复,还有网友得到成华区回复称“若人被隔离,宠物可以寄养或给其他人帮忙养”,甚至有人咨询后被告知“市里在紧急开会研究政策”。李晓把这些截图发在微博上,并逐条整理成长图,然后继续号召大家,“不要停止发声,继续呼吁!为了我们的毛孩子。”

李晓微博整理的宠物政策 图源:受访者
李晓微博整理的宠物政策 图源:受访者

然而,11月12日,一位江西上饶的网友在微博发帖称,自己隔离期间家中柯基宠物狗被防疫人员强行扑杀,随之热传的,是身穿隔离服的工作人员追堵击打柯基犬的监控录像。11月13日,上饶市信州区相关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报,证实确已将该宠物狗进行“无害化处理”,并表示已将相关消杀人员调离工作岗位,责令向当事人道歉。

李晓始终没敢看完网上流传的这段柯基犬被击打的视频,她再度投身到“为上饶市信州区金凤花园宠物主发声”的队伍,群友们也开始通过各种渠道抗议,敦促有关处理方式作出改变。

李晓发了几条微博声援上饶柯基犬事件,言辞激烈,但传播效果很好——其中一条阅读量一千多万,转发数6万多。支持声中,也夹杂着不少刺耳的声音,“一些反对的人说我们是狗奴、猫奴,有人威胁我删博,还有一个群友被威胁她的人指责,我就想问,动保是很贬义的词吗?”

不过,让李晓和群友们兴奋的是,大范围持续的呼吁似乎有了回响,尤其是上饶柯基犬事件引发争议之后,更多目光聚焦到宠物隔离的话题上来了——据封面新闻报道,11月10日,成都的张女士和另外两位志愿者,在社区工作人员和民警的协助下,进入高风险地区理工东苑,帮15户被隔离的主人照顾宠物。而据红星新闻报道,11日,成都4名防疫工作人员也曾前往确诊病例家中进行取样、消杀和宠物猫检测及喂养工作。

与此同时,一些社会组织也介入发声。11月16日、17日,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连续发文,先后申请上饶政府信息公开和呼吁建立全国性家养宠物隔离制度,列出了几条经征询兽医和法律专家意见后给出的具体宠物隔离建议。

“它基金”呼吁建立全国性家养宠物隔离制度(节选) 图源:它基金公众号
“它基金”呼吁建立全国性家养宠物隔离制度(节选) 图源:它基金公众号

活下来

“十五打上针,猫命恢复中。”11月12日,周青青自己给猫换了药,发了朋友圈。照片中,十五挂着水,爪子上绑着白色绷带,眼睛微闭,有气无力地趴着。

李晓和群友们感动万分,他们在各个社交平台发文感谢张明,称他为“英雄“和“天使医生”,还有群友定制了一面感谢锦旗寄了过去。李晓说,现在特殊时期,担忧过分宣扬张明进过隔离点一事给他带来麻烦,“等疫情好转,就去疯狂刷好评,锦旗堆满店!”

打针中的十五。图源:受访者
打针中的十五。图源:受访者

打针后的十五虽然已经退烧,但依然拒绝自主进食,周青青也只能继续强行灌喂,以确保猫的身体能正常运转。她的心始终悬着,计划着等隔离完,第一时间带十五去医院做全面体检和治疗。

她也还是会为自己当初携宠隔离的决定感到懊悔。她提到,一个同被认定为密接的朋友也是养猫人,由于是白天接到的隔离通知,及时将猫寄养到了宠物店,猫至今安然无恙。但张明却认为,周青青携宠隔离的选择是明智的:像十五这样胆小的家猫,若被寄养在猫多的地方,且离了主人,可能触发更强烈的应激反应。

张明记得,给十五打针那天,即使隔着防护面罩,他依然能看出周青青脸上明显的焦躁,从隔离点的医生嘴里,也得知了她这些天为了猫“连哭带闹”的经历。他猜测,主人这些天的焦躁和紧张反过来可能也加深了猫对环境的不安和应激反应。

隔离的第13天,11月16日,周青青得知,从酒店解除隔离回家后,她必须继续居家观察7天,家门也会被安上门磁。也就是说,她和猫不能立刻去医院,还得再撑7天。

“我真是心如刀绞,十四天都过去了,还要怎么样啊?”周青青再度陷入了焦躁。

眼下,周青青最期待的就是社区能接她和猫回家。视频中,她伸手摸着十五的头,轻轻叫它。十五马上蹭蹭她的手,做出了回应。这几天,十五虽然不吃饭,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已经不奢求了,(它)能活着就好。”周青青感叹。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液态青年】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疫情
宠物
成都
动物保护
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