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供社交媒体使用的虚拟服装:“不仅让人们穿上衣服,还穿上了幻想”

专供社交媒体使用的虚拟服装:“不仅让人们穿上衣服,还穿上了幻想”

姚家怡
姚家怡
11.19

“喜欢时尚的人怎么会不想穿上最美丽的衣服,身边还围绕着漂浮物?”

几个月前,美国视频博主索菲亚·莱加(Safiya Nygaard)在网络广告上看中了一件衣服,当她想要下单时,却发现衣服注明着“仅提供数字版本”,她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顺着广告链接,索菲亚发现这件衣服的商家是专门出售“虚拟服饰”的公司——客人购买虚拟服装后,把自己的照片传给商家,随后商家会用修图软件把新衣服合成到照片里的人物身上。客人得到自己“穿上”虚拟服装的照片后,可以发布到社交媒体上,仿如真的换了一套新衣服。

身穿虚拟服装的人。图片来源:Dressx
身穿虚拟服装的人。图片来源:Dressx

这种“修图换装”的做法听起来有点滑稽,却正在形成一股新潮流,并被称为数字时尚。

数字化的时尚产品与传统时尚产品一样,涵盖有上衣、裤子、裙装、帽子,甚至有耳环和墨镜等配饰,风格也非常多样。不同的是,它不花费一针一线,全由象素和程序制成。

在数字时尚的爱好者看来,这并不只是一个有趣的游戏,它确实是比购买实体衣服更便宜和环保的选择。

我穿了一周“虚拟服装”

索菲亚被数字时尚的概念吸引后,决定尝试“穿”一周虚拟服装。

她在一家专营虚拟服装的网站DressX上买了一条黑色的长裙,按照网站建议,她穿着紧身衣服——方便后期合成覆盖——拍摄了一张街拍照。她还特意选了一张头发盖在肩膀的照片,测试后期合成的技术是不是能处理好细节。

在DressX发回的照片上,确实让索菲亚的头发自然地盖在裙子上,但是在大腿边缘处,她还是找到了三处后期处理的痕迹。

身穿虚拟长裙的索菲亚。图片来源:Instagram
身穿虚拟长裙的索菲亚。图片来源:Instagram

索菲亚把这张新造型照片发布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后,大多数留言者都以为这是一条真的裙子,留言说真好看、哪里能买到等等,只有少数人注意到,这照片似乎是有用后期软件处理过的。

接下来的几天,索菲亚再试了不同风格的裙子、上衣、帽子和鞋子,并且发到了Instagram,除了帽子照片的后期痕迹明显外,多数关注者都没有察觉到她穿着的是电脑合成的衣物。

一个星期后,索菲亚在她的视频社区上传了一张身穿气球式外套的照片,身边还环绕着几个飘起的气球,并问道:“我这周在Instagram上分享了很多照片…….我觉得他们已经在怀疑我了,那么你觉得我这身装束如何?”

穿着虚拟服装的索菲亚。图片来源:Instagram
穿着虚拟服装的索菲亚。图片来源:Instagram

看到这张造型夸张的照片后,她的关注者才意识到,原来此前的照片都是经过后期编辑的,也有人认出了,这些属于数字时尚产品。至于少数坚持认为这是真实衣服的人,则担心这种看起来是塑料的材料会破坏环境。

从索菲亚的关注者的反应来看,不论衣服是否存在实体,他们都表现出相当喜欢——“看起来很奇怪,但我喜欢它”、“我不知道它是真的还是后期做的,无论哪种方式,这都是一张很酷的照片”。

“我觉得这周拍的一些照片确实非常酷,我不认为别人都觉得衣服是百分百真实的,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喜欢它。”索菲亚总结这一周的虚拟服装体验,并表示喜欢上了这种新时尚。

博客网站Loomly的一篇文章分析称,虚拟服装也符合人们的习惯,它可以更加贴身,并且拍照好看,而人们总是希望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分享贴身好看的衣服。尤其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人们被困在室内,虚拟服装可以在不购买实体衣服的情况下,在社交媒体分享“新装”。

身穿虚拟服装的达努·谢迪。图片来源:Instagram
身穿虚拟服装的达努·谢迪。图片来源:Instagram

生活在美国旧金山的产品经理达努·谢迪(Dhanush Shetty)是虚拟服装的爱好者,他想起最初购买虚拟服装的时候,也觉得很怪异,但相比起购买实体衣服,它显得更加方便和便宜,甚至没那么多道德担忧。

“通常在买衣服时,我必须考虑它的合身性,还有穿着它拍照时看起来怎样,有时还要考虑它的道德性——是不是血汗工厂的产品。但是在购买虚拟服装的时候,这些都不需要担心了。”达努介绍道。

不仅穿上衣服,还穿上了幻想

根据《密歇根日报》介绍,数字时尚的技术在2018年已经出现,挪威时尚品牌Carlings在当年推出了一个虚拟服装系列,不过直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虚拟服装的产业才快速发展起来。

疫情以来,人们的交际和工作大多转移至线上,同时大量时装秀活动被迫暂停,时尚公司和设计师们也开始探索新的路径。这时,数字时尚产品成了新方向。

Carlings的虚拟时装。图片来源:papermag
Carlings的虚拟时装。图片来源:papermag

前述的虚拟服装公司DressX便成立于2020年8月,DressX会和3D设计师合作,对虚拟服装进行实景增强技术处理,在视觉效果上,近似于影视特效。在DressX的网站上,一些虚拟服装设计了视频动态效果,没有穿着者的衣服会如同走秀般摆动,客户也能通过软件“试穿”。

DressX创始人认为,对于设计师来说,数字时尚的入行成本低于传统时尚业。

居住在英国伦敦的数字时尚设计师斯蒂芬·冯(Stephy Fung)是3D技术人员,她最初受委托为数字时尚产品设计3D环境,后来自己也开始做服装设计。“当时,我不知道怎样做数字时尚产品,但我看着设计师从无到有设计出那些衣服时,我觉得很奇妙、很兴奋。之后,我意识到自己的3D技术是能够和数字时尚结合的。”斯蒂芬说。

现在,斯蒂芬已经可以“穿着”自己设计的虚拟服装。她觉得,“穿着”虚拟服装的时候,自己变得比“现实生活”里更酷了,而虚拟服装最吸引她的地方,则是能设计出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的衣服,例如反重力悬浮服装、反射出不同颜色的衣服等。

虚拟服装的样图。图片来源:DressX
虚拟服装的样图。图片来源:DressX

另一名数字时尚品设计师罗伊·迪亥(Roei Derhi)也有相似的想法,他介绍道:“我认为数字时尚最好的地方,其实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效果。数字时尚比现实更强大,它不仅让人们穿上衣服,还穿上了幻想。”

DressX的联合创始人达里亚·沙波瓦洛娃(Daria Shapovalova)常驻在美国洛杉矶,创立DressX之前,也是在时尚行业工作,对行业的弊端也有所察觉。她指出,数字时尚其实可以解决时尚界的一些现实问题——污染和浪费。

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在2018年指出,时装业在可持续发展中存在着大量问题。委员会估算,时装业产生了全球20%的废水和全球10%的碳排放量,纺织品在生产过程中也存在大量使用杀虫剂、微塑料纤维污染海洋等问题。此外,在生产链条上还有剥削劳工的问题等。

非营利组织全球时尚议程(Global Fashion Agenda)在2020年发布的报告称,如果时尚产业仍保持现状,那么预计到2030年,其产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上升至每年27亿吨左右。

达里亚觉得,虚拟服装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人们既可以随心所欲地“穿”新衣服,保持购买新衣服的兴奋感,同时又无需进行实际的衣物生产。在DressX的官方介绍中提到,他们认为当前的服装生产量远远超过了人类的需求,他们相信有一些方法可以减少生产、可持续生产,甚至不生产衣服的情况下,保持分享新装时,人们感受到的美好和兴奋。

在刚刚结束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上,全球气候行动经理尼可·斯文尼森(Niclas Svenningsen)表示,130家时尚品牌在2018年签署的《时尚业气候行动宪章》已经不够用了,时尚业需要快地且更强的环保措施,包括减少碳排放和材料回收。

元宇宙里的时尚产业

“我们的生活和工作都正走向不同的‘元宇宙’或数字世界,当人们更关心他们的线上形象时,数字时尚也将变得普遍起来。”数字时尚产品设计师多兹(Doddz)在接受VICE采访时说道。他认为,如果服装只是人们线上形象的一部分,那么何不使用虚拟服装。

身穿虚拟服装的索菲亚。图片来源:Instagram
身穿虚拟服装的索菲亚。图片来源:Instagram

根据科技媒体Protocol的报道,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今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会议上说:“如果你每天都在元宇宙里,那么你会需要虚拟服装、数字化工具等等。”

扎克伯格讲的虚拟服装概念还包括网络世界里虚拟形象的“皮肤”,Protocol的作者表示,从虚拟服饰中赚取数十亿美元的案例并非没有,例如免费游戏《堡垒之夜》就依靠出售“皮肤”赚取了超过90亿美元的年收入。

BoF Insights报告数据。图片来源:BoF Insights网站
BoF Insights报告数据。图片来源:BoF Insights网站

关注时尚产业发展的公司BoF Insights的报告显示,大约70%的美国普通消费者认为,他们的数字身份很重要,且50%的消费者有兴趣在未来12个月内购买数字资产——包括数字皮肤。

专营数字时尚产品的公司DressX的联合创始人索菲亚表示,其公司的目标就是让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数字衣橱。

数字时尚产品设计师多兹觉得,数字时尚被现实世界中的时尚人士接纳只是时间问题,包括他注意到,有知名时尚品牌已经进入了游戏皮肤行业;在社交媒体发图时,人们也喜欢添加诸如墨镜的滤镜装饰。

“喜欢时尚的人怎么会不想穿上最美丽的衣服,身边还围绕着漂浮物?”多兹说。

时尚
数字化
虚拟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