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歧视亚裔,愤怒的Z世代女子乐队写歌抗争

反对歧视亚裔,愤怒的Z世代女子乐队写歌抗争

蕴酱子
蕴酱子
9.13

“朋克可以是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要做沉默者的声音。”

5月4日下午4点,沉重的贝斯声在书架林立的美国洛杉矶公共图书馆一角回荡,紧接而来的是充斥着愤怒的尖叫声:“你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有性别歧视的男孩!”

这是Z世代的女子乐队The Linda Lindas的线下演出,一名叫埃洛伊丝(Eloise)的贝斯手站在最中心,一边拨动琴弦一边冲着话筒大喊。

另外两名贝斯手与一名架子鼓手也应声附和:“你的行为是种族主义!”音乐鼓点混合着呐喊声,吸引了不少人拍照围观。

这是洛杉矶公共图书馆亚裔传统月庆祝活动的揭幕仪式。The Linda Lindas乐队应邀参加,虽然平均年龄只有13岁,4个女孩却已从事原创音乐近3年,这一次,她们进行了40分钟的原创歌曲演唱,其中就包括她们今年新创作的反亚裔歧视新曲:《Racist, Sexist Boy》(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的男孩)。

The Linda Lindas在洛杉矶公共图书馆表演 图片:NPR
The Linda Lindas在洛杉矶公共图书馆表演 图片:NPR

当洛杉矶公共图书馆将这段两分多钟上传到社交媒体,很快引发了热议,截止到9月,该视频在Instagram的浏览量已达400万,人们在Twitter、Youtube等平台赞扬歌曲“充满勇气”、“是在新冠大流行中最能宣泄情绪和激发活力的音乐”。

愤怒的Z世代乐队

The Linda Lindas乐队的爆火,往往让人们忽略她们不过是洛杉矶的4个普通女孩。

2018年,四个热爱音乐的女孩贝拉(Bela)、露西娅(Lucia)、米拉(Mila)、埃洛伊丝(Eloise)参加了学校的音乐节表演,随后建立了The Linda Lindas乐队。其中,米拉(现10岁)和露西娅(现14岁)是姐妹,埃洛伊丝(现13岁)是她们的表妹,贝拉(现16岁)则是三人的好友,她们都属于美国少数族裔——亚裔和拉丁裔。四人没有固定的乐队角色,往往轮流担任贝斯手与鼓手。

而她们的乐队名“The Linda Lindas”的灵感则来自2005年的日本电影《linda linda linda》,该电影讲述的正是一个高中女子乐队的故事,主角们在影片中演唱过The Blue Hearts的《Linda-Linda》。

米拉向日本《每日新闻》透露,这部电影深深打动了她们:“(作为电影主角的)女孩们在困难中不断前进,这太酷了,要是我们也能够做到这一点,也会很有趣。这部电影告诉我们,只要有激情,一切皆有可能。”

日本电影《linda linda linda》 图片:网络
日本电影《linda linda linda》 图片:网络

很快,The Linda Lindas走上了原创朋克音乐的道路,试图“通过今天的耳朵、眼睛和头脑体现原始朋克、强力流行和新浪潮的精神”。在创作《Racist, Sexist Boy》之前,她们还曾为Netflix的纪录片《克劳迪娅·基斯俱乐部》(The Claudia Kishi Club)的主角写歌,而该纪录片的主角正是一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美国亚裔女孩代表。

《Racist, Sexist Boy》的创作灵感则来源于米拉在学校真实的被歧视经历。

去年3月,新冠刚开始在美国流行,年仅9岁、刚上4年级的米拉几乎没听过什么是新冠病毒,却遭到了来自同学的抵制。

“去年,在洛杉矶(因为新冠灾难)封锁前不久,我们班的一个男孩走过来对我说,‘我父亲告诉我要远离中国佬。’而当我告诉他我就是华裔时,他立刻就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经历种族主义,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米拉回忆到。

今年春天,米拉和表妹埃洛伊丝决定把这一经历写成朋克歌曲。随后,贝拉和露西娅也加入了创作。一开始,她们打算将歌曲命名为《白痴男孩》(Idiotic Boy),来嘲讽这类男孩的无知与愚蠢,但很快就改变了主意。

“这首歌是为了反击那些抱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的男孩,但我们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埃洛伊丝说。

美国摇滚名人堂 图片:CFP
美国摇滚名人堂 图片:CFP

于是,她们重新命名为《Racist, Sexist Boy》,并修改了歌词:“歌词里少了一些有关信息说明的东西,多一些谈霸凌的内容,我们想讲述一个发生在一个九岁女孩身上的真实故事,一个无法让人忽视的故事。”露西娅补充道。

最终,这首朋克歌曲直截明了地表达了对种族歧视的愤怒:“你是一个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的男孩。你所做的是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你拿着一个危险的玩具,你假装跳舞,你拍它,你破坏它。冒牌货、傻帽、暴发户、混蛋!”

5月,The Linda Lindas在洛杉矶公共图书馆进行了首次演出,两分多钟的演出视频也迅速走红网络。不少网友纷纷评论这是“他们见过的最酷的事情”;2016年普利策小说奖得主越南裔美国小说家阮越清(Viet Thanh Nguyen)也在推特上表示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歌曲”。

此外,鼓手米拉身穿的摇滚乐队“Bikini kill”的T恤,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芬达乐器公司在其官方Instagram上称赞这首歌为“暴女运动”(riot girl movement)注入了新活力。“暴女运动”流行于美国上世纪90年代,当时,许多女性摇滚乐手会利用朋克音乐来传播她们的观点。

洛杉矶的一只朋克乐队在演出 图片:CFP
洛杉矶的一只朋克乐队在演出 图片:CFP

朋克摇滚和意见表达

一开始,一群来自华盛顿州奥林匹亚的女性为了反对当地朋克音乐中的性别歧视问题,提出了“暴女”(Riot grrrl)的概念,她们使用了“女孩(Girl)”这个词,为的是让人们关注童年,因为这个时期的孩子有最强的自尊心和信念,重复的“R”则代表咆哮。

米拉所穿的衣服——Bikini kill乐队正是其中的代表者。

1991年,住在美国华盛顿州奥林匹亚的三名音乐爱好者凯瑟琳·汉娜(Kathleen Hanna)、托比·韦尔(Tobi Vail)和卡西·威尔科克斯(Kathi Wilcox)创立了Bikini Kill乐队,三人合作写歌,并在演出中鼓励女性积极投身到摇滚事业中来。这也是韦尔一直以来的心愿,一心热爱朋克摇滚的她曾感觉,自己“一直被自己热爱的这个领域排除在外,因为朋克摇滚主要是为男性而存在的。”

美式朋克 图片:CFP
美式朋克 图片:CFP

之后的20多年里,Bikini Kill的成员们试图用音乐传播更多的平权思考,如父权制对女性的双重标准、家庭暴力、性虐待问题等。在演唱会宣传单里,她们反复解释着什么是“暴女”:“作为女性,我们想创造出能与他人对话的媒介,因为我们需要互相交流,沟通和包容才是关键。因此,我们需要为女孩们创造一个安全空间,在那里我们可以睁开眼睛,互相接触。”

The Linda Lindas的成员们也十分熟悉Bikini Kill,在2018年成立之时,她们就曾翻唱该乐队的歌曲,这引起了汉娜的注意,并在2019年邀请她们前往好莱坞剧院,为Bikini Kill的演唱会做开场嘉宾。

Bikini Kill乐队在演出 图片:维基百科
Bikini Kill乐队在演出 图片:维基百科

女孩们的家庭也和音乐行业有一定联系。

米拉和露西娅的父亲是卡洛斯·德拉·加尔萨(Carlos de la Garza),曾是格莱美奖颁奖仪式的混音师,也是帕拉摩尔乐团(Paramore)和摇滚组合Best Coast的音讯工程师(负责录音、调整、混音等工作)。埃洛伊丝的父亲马丁·黄(Martin Wong)则是亚裔美国流行文化杂志《巨人机器人》(Giant Robot)的联合创始人。

露西娅开心地告诉英国《卫报》,“我们有很酷的父母。”埃洛伊丝也表示,她是在朋克文化中长大的:“我会看朋克演出,制作混音带,朋克可以是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我喜欢自己动手,不用拘泥于方式。”

“为那些沉默的人们发声”

对于追求朋克的The Linda Lindas而言,她们要反抗的不仅是种族主义。在2020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她们就曾发布过一首原创歌曲《投票》(Vote),鼓励大家积极投票。

贝拉向《卫报》解释了她们的创作初衷:“(时任总统)特朗普不是一个伟大的人,我们要用投票来换下他,但很多人都不积极,所以我们想通过音乐来展示(投票的)重要性,来帮助国家。”露西娅也补充道,她们一直希望能用音乐传递真相,让每个人都能了解和掌握这个国家的真实情况,这比在学校里考试得A更重要。

The Linda Lindas乐队,从左往右依次是埃洛伊丝、露西娅、米拉、贝拉 图片:《每日新闻》
The Linda Lindas乐队,从左往右依次是埃洛伊丝、露西娅、米拉、贝拉 图片:《每日新闻》

现在,一首《Racist, Sexist Boy》正在让她们被更多人知晓。

看着社交网络上越来越多的私信与评论,贝拉真切地感觉到,在她们这样的Z世代中,一些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些社会问题,然而另一些人却并不感兴趣,而她们要做的,就是用朋克来告诉人们,什么行为是错误的:“成千上万的人发私信告诉我们,这首歌触动了他们,这简直太酷了。”

女孩们说,她们不确定激发这首歌创作的男孩是否听到了这首歌,他也还没有道歉,但这对她们来说并不重要。

“这首歌不再关乎他个人了,而是关于如何变得更好。这是告诉人们不应该做什么,从而确保我们都变得更好,因为我们并不完美。”露西娅说,“即使你不是男孩,也不要有种族主义或性别歧视,不要成为一个坏人。”

女孩们并没有被乐队的高人气现状冲昏头。秋天就要上高中的露西娅反而非常警惕:“我时常悲观地觉得,人气总会消亡。人们喜欢我们,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年轻,是女孩,是亚裔和拉美裔,那么当我们变老后,又会发生什么?但这些日子,我们一直很开心,所以就享受这份快乐吧,我们会继续写更多的歌。”

露西娅的妹妹、乐队里年纪最小的米拉同样信念坚定。最近,米拉把自己的架子鼓挪到了家里的客厅,变成了客厅里的永久固定装置。

“我们想用我们的声音,为那些沉默的人们发声。”她说。

The Linda Lindas今年七月的新单曲《Oh》封面 图片:《每日新闻》
The Linda Lindas今年七月的新单曲《Oh》封面 图片:《每日新闻》

参考资料: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10905/k00/00m/040/162000c?cx_fm=mailhiru&cx_ml=article&cx_mdate=20210906

https://www.theguardian.com/music/2021/may/24/the-linda-lindas-interview-racist-sexist-boy

https://www.npr.org/2021/05/21/999058293/whats-more-punk-than-teens-screaming-in-a-public-library

https://pitchfork.com/thepitch/the-linda-lindas-are-more-than-just-a-viral-punk-band/

性别平等
Z世代
摇滚乐
反亚裔仇恨
朋克